Friday, December 23, 2011

我最讨厌的一个朋友


11
我一直以为它会有多特别
没错,我回家了。回老家,回娘家。
从进门那一刻就非常非常懒惰出门。想着从此泗里街又多了一名名符其实的宅女了

6,我的阳历生日+我大姐的农历生日。
20岁的生日,我以为自己会有多感概。
12点钟静悄悄地来到时,我默默地低着头让它踩足油门从我身边飞驰而过。而当我回头时,我连它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20岁了,我真不懂该对自己说什么。
老实说,过去的19年,我从来没有像这次那样非常之非常的认真善用我的3个生日愿望。
如果生日愿望真的能实现的话,看在我19年的节俭,可不可以让我的20奢侈一点呢?
我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可是这个20岁生日,我其实还蛮看重的,毕竟从此我在也无法用1字头虚度光阴了。
所以我很仔细地听,很仔细地读,很仔细地拆---每一个短片,每一封简讯,每一句祝福,每一份礼物。天啊!写到这里,我突然醒觉一件事。。。非常可悲的,在这20岁的生日里,我居然没有收到任何一通打来祝我生日快乐的电话。。。
更可悲的是,连我非常要好的几个朋友也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一直等,一直等终于意识到,原来我陈贞霓的生日就只是这样,不置可否。
不失望是讲假的。
谢谢你们让我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不重要。
这么说对那些在乎我的人就实在不公平了,尤其帮我办pa的那一帮朋友。
虽然很可笑或者也该用很可悲来形容的一件事就是,整个video大约有一半的人或者诚实点说应该是超过一半的人都告诉我,他们不知道该和我说些什么。
难道我真的那么令人难以评价,我这人真的那么让你们觉得no comment吗?
TT
20,就这么过了。最大的收获除了重新给友谊一个解释手法外,就是亲情。
患难见真情,说的一点都没错。
当然,至于是什么难,我还真的不想在这里说
很多事情并不需要说出口的,放在心底,一放就可以是一辈子了

11是我回到家以来第一天出门
111111吉日
五叔的大女儿也就是我的亲堂姐要出嫁咯。。。
当天的前一天我居然被点名和新娘伴床,结果新娘子似乎很紧张一大早就爬起床,我也得“礼貌”地起床帮忙准备,然后当了一句话也没有说的姐妹团。看太多网上的结婚video,还真天真的以为会有几romantic。家里的长辈们你一句我一句,这个不可以这样那个应该这样。数数,这应该是我第二次经历嫁女的整个过程,直到把新娘送走后,我抓住老妈子和她宣告,“妈,我还是不要嫁人算了,pantang那么多!”我的小姑听见居然比我妈更激动的劝我,“干嘛不嫁?哪里有很多pantang,都是传统习俗来的。”
我,“......
Haiz…
酒席后,我和爸妈就赶到医院看我的二姑。
这是我回来后第二次看到她,也万万预测不到这也就是最后一次了。
当时的她躺在病床上输血,整个人很瘦,和我去纽西兰前比起来真的是判若两人。
她和爸妈用Sarawak广东话交谈,而我似懂非懂地站在一旁,咬紧下唇,努力地忍住眼泪。看着她手上插满的管子,看着床边显示心跳血压的仪器,看着她如此努力的活着,我努力地不想用我的悲伤打击她的坚强。
然后妈妈叫我站过去。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看着那只逐日消瘦的手,颤抖着却使劲回握我的双手时,我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像洪水般涌出。
二姑是我非常非常敬佩的长辈,她非常疼爱我,而我非常尊敬她,在整个大家庭里,我把她列为和爸妈一样,是我非常重要的家人。
如今,她躺在病床上,病入膏肓,而我却爱莫能助,我真的觉得自己非常的失败。
直到今天,我依然深刻地记得当时的画面。她紧握着我的手,不停的和我道歉,说她无法复行她对我的承诺,无法出席我的毕业典礼,实在很对不起。而我当时只是不停的摇头,想说真的没关系,一定会有机会的,嘴里却吐不出一个字。当她说到,“我以为我能撑到那个时候”时我几乎奔溃地嚎哭。爸妈和表姐也哭了
直到我们离开病房,我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我觉得其实说什么都不重要了,我只想透过我们紧握的手传递我想给予她的温暖和关怀。
临走前,爸爸说,星期日会再来看你。
二姑说,我都不知道我会不会撑到星期日。
没想到,真的被她说中了。
星期日凌晨,二叔打来的电话,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我已经预测到了那个厄讯。

15,我回来后第二次出门,居然是去参加二姑的葬礼,送她最后一程。
以前参加了外婆和公公的葬礼,当时还被封为“小孩子”,而这一次,是我第一次送殡送到山上,目睹了所谓只有“大人”才可以看的入土的整个过程。
送完后,佛堂~诵经,回家~冲凉,酒楼~吃饭and then, the end.
原来一条生命的结束可以是如此的xx。(我想不到什么词比xx更来得贴切的形容,却也想不到xx到底是哪个词了)
当时的我,心情很低落,整个早上到下午,不想回任何人的信息,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
然后,在回家前,我去了一趟展览会,一口气买了3本书。
由日本佛教大师写的《人,为什么活着》,网络小说《越躲寂寞越寂寞》,刘若英的《我的不完美》。
读书,似乎是我减压的最好方法,可前提是,那些书得与课业无关。
读书和买书,对我而言,是两件不同的事情,抱持的心态也大不同,甚至连借书都是另一回事。
我是个很『孤鸿』的人,肯花钱买书时,一定会确保那本书值得我抛钱去买。比起买衣买鞋,对于买书我更来的讲究。
决定买《人,为什么活着》,是因为书上注明了这是日本长销十年经典著作,销售量突破65万,挽回最多生命的一本书,所以对于目前心情低落的我很重要。
《越躲寂寞越寂寞》吸引我的不仅仅是它的标题,还有首页的一句话,“只要有个人能紧紧拥抱我就好,至于对象是谁,那已经不重要了。
《我的不完美》被我买下的除了刘若英,还有背面的那段话
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写字,不管以何种形式。
我写,因为想诚实面对自己,
躲在谎言中可以是那么安逸,甚至是一种幸福。
但为了那颗仍在跳动的心,我愿意再咬牙试试,
再勇敢一点,再往前走一点,
再诚实一点,再自由一点,
再写一点…….
3本书表露了我的疑问,我的感觉,我的期盼
读完这三本书后,我非常庆幸自己真的买对书了=)


30搬家咯咯咯咯咯咯咯~~~
没错!在11月跨开他的脚步离开前,我们家赶在它前头先搬家了!
1130日~农历十一月初六
我,爸爸,妈妈,小弟,还有来帮忙的大姑在这美好的早上五点半放了一条3000头的鞭炮唤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整村人。哈哈哈,超坏的=P
这是我们家第一次自己办喜事摆喜酒,所以很开心,超开心的。只不过,身为我妈的得力助手,我简直希望自己当时可以向千手观音借双手,因为在家宴客真的超忙,超累人的。。。所以以后没事还是不要乱宴客了。
新家,虽然比老家小,连楼梯都不用爬了。可是有句话叫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就像我的家乡Sarikei酱。。。哈哈哈

~~~~~~~~~~~~~~~~~~~~~~~~~~~~~~~~~~~~~~~~~~~~~~~~~~~~

你是不是很奇怪,觉得我这个post是不是放错标题了?
别紧张,你不知道女人都很喜欢拐弯抹角后再进入正题吗?
是的。在这个假期里,我一直和我的一个朋友在一起,也就是我最讨厌的一个朋友。
他是一个很固执,很自私,怪癖很多的一个人。
别说我故意中伤他,他这人真的超怪的。
就比如每次和他一起出去时,他从来不肯和我并肩而行。
每当我走累了,想慢慢的散步时,他就在我的前头飞快的奔驰,还不停的回头催我。我被他催到烦死了,本想起步追赶他时,却连他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可当我赶时间想走快一点时,他却在我的后头以龟速与我赛跑,还怪我没良心没有停下来等他。我等得不耐烦想拉他往前走时,他却撇开我的手,改以蜗牛式的速度向我示威。
我被他折磨得要死不活,碍于朋友关系,却连和他摊牌,翻脸,绝交的资格都没有。
我多想可以和他好好相处,他对我的好意却一点都不领情。
如今,我很讨厌他,有时讨厌得很想杀死他,却又不能这么做。
因为我知道若他死了,我也不会有命活。。。
没错!他就是我最讨厌的一个朋友,
时间”…
如今,他无情的耗了我的整个11月再加四分之三的12月,留下的还是停在十字路口的我。去向很多,走错一步不仅仅无法后退,他也不会好心的让同情来等我。
你说,我该拿他怎么办呢?

17/11+15/12+23/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