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6, 2011

TT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
那道红红的
不是被红笔划到的笔印
是被一张A4纸割破的伤口!
> <
但是不痛
至少比起爸爸不施麻醉药的手术
我真的是小题大做

无论如何
阿弥陀佛

虽然我很怕痛
但是...
还是希望...
我可以分担一点他的痛


天空在为我们微笑着
怎么可以哭...


PIAK!!!


明天还有最后一张paper
...Physics > <

Gambateh!!!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