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8, 2010

真相

原来
不知道的 始终是我

怎么会这样
望着证据 我突然说不出话来

有没有一次 难以接受的时候
心跳突然停止了
那种感觉

连哭泣都忘了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

原来
再怎么劝
再怎么遗忘
再怎么适应

好像
都没有用

哈。。。

我望着 望着
泪水 就这样滑落了

搞什么? 哈。。。

嘲笑着 自己的愚蠢
质疑着 真相

怎么 会 这样?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