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6, 2018

吵架 ———>互相靠近的捷径



放工回家
看到吊在房间门把上
房东uncle给的新年礼品
已经是我搬来后时第二次了
觉得特温馨

原本是一身疲乏之身
突然又有了一些活力

今天早上和一个病人吵架了
原本很能忍的我
在他突然指着我破口大骂的当儿
我也忍无可忍的和他对骂起来

起因是因为他打胰岛素的方式错了
我想教他

有时候
我真的好想告诉自己
算了,jenny
他们自己都不想救自己
你何必呢?

可是在那个当下
我还是想尽我的能力劝导他
就算他根本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

至少
我想做到
我想做到的事



后来
他也许也觉得他说话语气太重
也知道我其实是为他好
放软身子说回去会照我说的那样做的
然后走之前还和我说谢谢

回想起这件事
现在还觉得特可笑

不打不相识
好像就是这把意思了

就像人家说
吵次架 就是互相靠近一步的捷径

不过下一次 我应该不想吵了
因为真的很累很伤身
我今天的午餐吃了两人份😱😱😱

Thursday, February 1, 2018

莫忘初衷

“阿妹,谢谢你啊。新年快乐!”

今天看完一个病人后听到病人家属和我说的这句话,感觉特别温馨。

病人是一个86岁的阿公,可是他看起来像5-60岁的uncle,于是我从第一天叫他uncle后就改不回来了。
阿公也没有介意,应该很开心我把他叫年轻了。他每次来的时候,都是和阿婆一起来。
每次看到相爱的老人家,心里总是有些感触。也许因为自己的公公婆婆走的早,也许是因为这是我追寻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

在柜台按了号码还没喊阿公名字时,阿婆就已经对着我笑了。
让他们进了房间后,阿婆就开启了一堆福建话attack,我一脸尴尬的说我听不大懂,只能catch到一点什么星期四五之类没有抓到重点的话。于是阿婆又从头说了一轮,后来还是阿公用华语和阿婆说,她说她听不懂啦!阿婆才开始用华文和我说。
原来是说之前阿公的appointment date都是星期四,可是他们嫌星期四医院太多人,所以都星期五来,可是都没有看到我,问我是不是放假去了 。

阿公是去年11月才开始打胰岛素。因为家里没有人用过这种药,他俩特别紧张好奇。在我细心教导一番后(自认为 哈哈哈)阿婆终于学会怎么帮阿公打。而且每次见我都有一堆问题问,我觉得她特别可爱。问完后,还会和我说,paiseh啦!我很啰嗦我知道,我很多问题想要问你,你不要嫌我啰嗦哦。然后走之前,还会期待的问我,阿妹,我们什么时候再来见你啊?

其实每天面对一些不爱惜自己生命,辅导后还无动于衷的病人,偶尔能遇到这样可爱的病人,真的可以让原本糟糕的心情铺上一层欣慰的色彩。

谢谢这位阿婆,让我记起了我当药剂师的初衷。
谢谢你们,让我感觉自己有被需要的时候。




Wednesday, January 24, 2018

2018第一更-喵

2018了 祝大家2018一路发一路发
哈哈哈

好吧
这个更新应该也是很废
不想看废话的朋友们现在就可以打叉出去了
再见 不送~~~

话说为什么那么久那么久都没有更新
难道小霓子真的打算就此一别
和Only Jenny告别say goodbye吗?

没有没有
其实我一直都有想来更新的
只不过自从我把我的broadband terminate掉后
我就没有什么“正常”的网络
基本上我的laptop一直都在飞行模式中
看laptop也就为了听歌看戏
渐渐的远离了网络世界~~~~

今天
就那么刚好
觉得诶~我可以试试我的手机hotspot来看看我的only jenny
结果网速这种东西如果是个人物的话
应该已经被我揍扁了后
我才能sign in进来这个部落格世界

真的
我就是生存在这么一个网络不给力的小小市镇
做一个默默为小小乡村人民服务的小小药剂师
。。。

hmmm~~~

其实2017年发生了很多事
但2018年才过去23天
也已经发生了很多事

最近一件让我又心痛又难过的成长经验
就是我家养了近10年的喵喵走了
走的过程其实也很奇葩
真的是在我和家人都没有准备好的时候

事情经过真的每讲一次我就哭一次
所以就跳过不说了
我也真的很佩服原来我的眼泪是可以不停歇的流一整天
哭到头壳要爆炸的感觉
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流

她最后是在我的车上离开的...

我不知道
我特地请假
驾两个钟车程回到家带她去求医是不是件对的事
但是我已经这么做了

回到家看着她闭着眼躺在那儿
我真的没有办法
我没有办法就这样放弃
让她那么离开我

说到底是我自私
妈妈和我说 没用的
可是我说 你让我怎么能看着她那么痛苦而什么都不做
于是 妈妈妥协了
但是 我当时没有站在喵喵的立场想
我没有想我这么“救”她会不会反而让她更痛苦
我只是自私的不想她这么离开我而已
而且也自私的让妈妈和我一起难过
一起看着她离开
一起在车里大哭
TT

我真的
原来是个那么自私的人

第一次那么正视自己的问题
让人有点无地自容

以前有人问过一种问题
如果有那么一天
你最亲的人躺在病床上
你可以选择救他可是会让他活得更痛苦
还是选择就让他安详的走
我一直以为我应该是后者

可是送喵喵去看医生的当儿
我的心里想的却是
没关系的
只要救回你 就算你瘫痪也好 我还是会好好的照顾你
我就真的不想失去你
不想你离开

我以为这是爱
但是原来只是我的自私
我从来没有站在她的立场想
我没有想我给她的爱有没有反而让她更痛苦

后来
沉淀了几天后
我问妈妈
我是不是不该带喵喵看医生
她看到我回家张开眼的那一刻
给了我一丝希望
我还能救她
我的以为 是不是让她走得更不安详

妈妈静了静说
不会的
喵喵知道你疼她
她尽力了
我们也尽力了
也就只能这样了

。。。
TT

喵喵走后那天晚上
妈妈来我房间和我说话
我们躺在床上
彼此都感觉到彼此的难过
却都装作没事
其实是件蛮痛苦的事

妈妈说 不如再养只猫吧!
我说 不要!再养一只也不是喵喵了。
妈妈说 对呀!我也不想养了。再养也不知道有没有喵喵那么乖那么聪明...

然后 我们就一边哭一边回忆喵喵的趣事





我的喵喵

你还好吗?
有没有怪我?
对不起
我爱你
不管你在哪里,
都要好好的,
好吗?
下辈子投胎做个人 ,
别当猫了,
至少让我听懂你的话,
好吗?

B依然爱你

Thursday, April 27, 2017

惨痛的拔牙记


是想分享
是想记录
若干年后
再看回
是会心一笑
还是重温心痛
也要若干年后
才会知道

话说
三个星期前
2017年4月5日
我鼓起了并没有很多的勇气
去A医院拔了我的第二颗躺平横生的智慧牙'48'

第一颗‘38’同样横生痛了三次已在去年10月的时候拔了
当时帮我拔‘38’的是一个男牙医
很温柔也很细心技术也很好
拔完后肿了三天就这样不留下任何云彩
于是
我从没想过这颗‘48’会给我带来那么那么多的后续故事

操刀拔‘48‘的是一个女医生
原本我以为我的case是很complicated的会让专科医生来拔
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只有一个女普通牙医来操刀
恶梦就是在这里开始的
如果我坚持我想让专科医生来拔或者至少旁观也好
我的命运也就不会落到此刻悲惨的情况吧

手法生疏
动作粗鲁
技术也更不用说了
平常拔一颗牙1小时已经算久了
我的牙花了2小时才拔好
连我妈在外面等我都担心到坐不住

还没拔牙前
打了两针麻痹针
中途麻痹针失效
我痛得感觉神经线都要被扯下来的那种痛
于是
又多打了一针麻痹针
打下去的时候
我感觉像一股电流穿进脸和耳后

当终于终于最后一块牙根拔上来的时候
我觉得我整个虚脱
后来女牙医在缝合伤口
和在旁观的实习医生谈起她并没有做过这种case的时候
我听了简直要晕过去了

本来我还想说拔完牙可以带阿妈去走走
但我晕得我连驾车回家都是个问题
但是妈妈又不会驾汽车
于是我硬着头皮
跟妈妈说你要一直跟我讲话
不然我真的怕我驾着驾着就晕过去了

第一天拔完
完全就是处在麻,麻,麻
肿,肿,肿的状态
这时候心情还很好
觉得没关系
就像上次‘38’那样
肿个三天
过后我就可以摆脱这‘48’了


拔牙第一天

拔牙第3天

圆圆都觉得主人的脸好奇怪
咋么比它还圆了


虽然我和之前很乖的
都吃流食 冰淇淋
也有在冷敷和热敷
但是第四天
我的脸还是肿到没话说
大家都告诉我
这样不正常
于是说服了我
这真的不正常啊


拔完牙第4天


在拖了一天
我想了想
还是去B医院看医生
当时已经是晚上7点了
只能看急诊医生
9点多我才看到医生
她说没办法
call来oncall的牙医
牙医问了我大概情况
和我说这也许是伤到神经的情况
也许是暂时性
也许是永久性
我顿时感到晴天霹雳

于是
第六天
我回到了我做工的地方
去了C医院的牙医部
看了第三次医生
讲述了同样的故事
于是
我开始了吃补神经的药

第八天
拆线
C医院的一位D实习医生
虽然我嘴还是不能正常张开
还是肿还是麻还是痛
却还是得拆线
肿胀的部分遮住了线条
医生挖出两根后
我告诉她我那天应该是缝了四针
于是痛不欲生的拆线
她说我可以帮你再打一针麻醉药
我吓得退缩
说我可以忍
于是抓紧拳头
眼泪大颗大颗的掉
拆掉了那剩下的两根
拆完还继续回去做工 痛到我哭了出来
不得已 请了半天假
拆完第二天
伤口又肿得比原来更大

逼近奔溃边缘的我
已经没有勇气再看牙医了
尤其对女医抗拒
只能慢慢的让它自己消

直到后来某天朋友介绍我去看E私人牙医
我听是个男的 听他们拔牙经验也很好评
于是拔完智慧牙的第17天
我去了E私人牙医诊所
没想到那位男医生居然放假了
是由B医院的F牙医代替
我在犹豫看不看
后来想想去问问吧
于是进去

她一看就和我说伤口缝得不是很好
洞没有盖完 里面很肮脏
因为食物掉进去我刷牙漱口都很难清到那个洞
于是又洗了一下又流血了
还问我那天拔牙是不是很粗还是很久
我点点头说 是又粗又久


看到那个洞吗> <


后来我问她
我半边脸的麻和半边嘴的麻怎么办
她说没办法帮
我。。。哭
如果会好会慢慢好
如果神经线死掉
六个月了还是感觉麻就要我习惯让它陪着我

我不要
我凭什么要
一边唇麻麻的你知道有多难说吗
摸着半边脸还有点硬硬的感觉
甚至没办法开口大笑

就这样我只能祈求老天爷佛祖保佑
让伤口快点好
让麻痹感快点消

就这样
你以为我受的折磨结束了吗
可惜并没有
因为在拔牙后的第22天也就是昨天
我被送进了D医院的紧急部门
因为F牙医开给我的抗生素给了我副作用
让我又晕又作呕
我坚持服用到第六天真的撑不住了
于是打针吊点滴
于是今天这第23天
我拿了MC休息

拔牙后的第25天 也就是后天
我还得回去E私人牙医诊所follow up
这次可以看到那个男牙医了

想想
我也就拔个牙
拔得那么不容易

想写这篇
不是想怪任何人
虽然是有点怪A 医院的帮我拔牙的那位女牙医
如果早知道你没有做过这种小手术
没有经验也没有准备妥当之下
我一定不会让你动我的牙的
你甚至没有告诉我
拔了可能会伤神经这件事

但是说到底
牙已被拔
后遗症已被留下
说多少都没有用

只希望各位可以吸取我的经验
下次拔牙前一定要找有经验的问清楚该不该拔
拔前也要确认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

昨天
朋友给我了那么一个比喻
“你真的是不幸中的不幸”
我。。。泪。。。累

有谁可以告诉我
我还能怎么办?TT

请问我现在的样子看起来会怪吗?
朋友说我两边脸不平去@@

我应该比我家9岁喵喵好吧
可怜的她下排牙只剩一粒牙了



Tuesday, January 10, 2017

再见,2016!你好,2017!

2016在不知不觉,迷迷糊糊中就结束了
话说2016年12月结束得蛮精彩的
说精彩不如说是“很多事”

比如~~~撞车 TT


修了RM600
还没新年
老娘要破产了

结果前几天觉得轮胎好像没风
去check一下居然后轮又插到铁钉
我........
整个无言


再接着,比如~~~
第一次躺医院病床吊点滴
还是凌晨12点下大雨的时候
非常感激送我去医院的同事
隔天的我拿了MC 她却还要上班
真的不好意思

而当时的自己完全不知道原因
就是无止尽的狂泄和呕吐到胆汁都要给我吐完
觉得自己虚脱得快死掉了才甘愿去医院


插水针后留下的淤青
已经是病后第五天了

总结自己的2016 
好像太不健康加太不小心了
所以希望2017年的自己不要再那么粗心大意
东西不能乱吃也不能不吃正餐
要回到定时运动的节奏里(虽然到现在还是没有)
健康第一最重要

~~~~~~~~~~~~~~~~~~~~~~~~~~~~~~

当然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在发生那么多不愉快的事后
小霓子,我终于在2016即将结束2017即将到来的时候
和我的偶像见面了!!!


我的林宇中啊啊啊!!!

在古晋富丽华mall的跨年倒数派对

为了见你一面,我从下午6pm站到1140pm也是值了

可你为什么那么慢才出来啊?
而且就只出来那么一下下TT


工体北,非你不可,旋律,靠岸^^


没有拍到很多照
因为基本我都在录像
唱“靠岸”的时候他有对着我唱也耶耶耶
开熏死我了
录像证据在instagram里
哈哈哈

WELCOME 2017!!!

12点一过,人潮慢慢散去
我和Alexis也就想叫uber回hotel
虽然我们有驾车可是没驾过kuching晚上的路所以就把车停在hotel
结果= =
我在2017年1月1好的0015分request的每一驾uber不是告诉我车没有油就是说他在的地方很远
没有人要载我们TT

于是快1点时没办法
我们走去附近的hotel想叫taxi
结果....我们居然看到刚刚的表演艺人和主持人wayne坐在hotel lobby!!!
早知道就不用叫uber了,直接去hotel等了
最后,害羞的我们只和Wayne拍到合照
Alexis只好和她的朱浩仁插肩而过...

曾经的morning kaki
第一次见到wayne本尊
人超nice也超级搞siao
wefie完他还说,“你们拍照要tag我的知道吗?不要拍了然后不tag我”
我,“哦=)”
结果我还是没有tag他,哈哈哈


就这样
还是那句
不知不觉
迷迷糊糊中
2016年就结束了

说真的如果我很努力很努力的update blog
现在看回一定是一个很壮观的2016
问题就是没有update
2016 只有11个post
11个里还有几个超废的
我也是服了我自己

希望2017年可以勤劳一点update
这样2018年就能够津津有味的去回味

再见,我的2016!
你好,我的2017!

Tuesday, December 13, 2016

黑色。心情。

用一张照片来概括今天。
就是它了。

原来过了那么久,
有些事依然停留在原点,
依然让人心痛,难过,愤怒,失望,
却依然改变不了什么。

我不懂该怎么说,
能在不伤害对方的情况下,
让对方明白,
你真的错了,
不要再错下去了。。。
我该怎么办?
我到底该怎么办?
怎么做,怎么说,你才会明白呢?

你依旧无动于衷,
继续错着这件你觉得对的事。
我好想撒手不管,
为什么要管这种吃力不讨好,遭人白眼的事?
为什么?

为什么?
我也想知道!
几次,我下定决心不再管,不再理会,不去在乎,
为什么最后做不到。
我也好想知道。

真的够了!
这是一个好想喝个烂醉,好想K歌一场,好想吃顿撑死人的晚餐,好想云霄飞车把一切责任情感都抛之脑后,不顾一切的痛快一场的日子。

让自己的心麻木,它就不会为你痛了。
我真的累了。。。




Monday, December 5, 2016

游Ipoh-怡保

这将是我隔了那么久后重现的很多照片的一篇部落格了
真是令人感动啊
来~~~先热烈鼓掌一下~~~~
脑补掌声中

***冷场中***

= ='''
好吧
原本想说
本小姐真的很忙很忙很忙
没时间来更新
但看着这些照片
又觉得不放出来太对不起自己了
所以就算忙到晕头转向
累到无法自己
我还是义不容辞
赴汤蹈火前来更新了
(滥用成语中,各位请原谅本人太过兴奋的情绪)
LOL

那我到底要写些什么呢?
当然是记录一下11月终于终于可以出门走走
去怡保的事啦
~虽然是去course顺便“路过”的旅行

来,先送上美照一张
谢谢李佩玲“学拍长腿照骗”的课
哈哈哈

原本去的时候是4个人~我,Alexis, Cecilia和Michelle

然后中途加入的Cindy和Shu nee aka Stephy


Course结束后,就只剩下我和Alexis继续Ipoh之旅


说到IPOH不能错过的当然是知名画家Ernest Zacharevic的作品啦

因为时间有限的关系
我总共花了一个早上加一个下午再一个早上才收集完全部的壁画


girl

kopi o

evolution

hummingbird

paper plane

trishaw

old uncle with coffee cup


除了Ernest Zacharevic的画,其实还有很多很有趣的壁画
多到我们只好看到就拍,没看到就bye

OS:怎么把小男孩遮住了,这道墙怎么回事??


OS:来来来,买水果吗?榴莲·香蕉·红毛丹,应有尽有啊

来,陪我唱首“老人与小孩"



走入“二奶巷”~~~


偶然抬头,发现的惊喜
ANYEONG~~~


Alexis说:你站在那里,我帮你拍I love二奶,crop掉那个“巷”
我:Zzz (注入个翻白眼符号)






这个trip,我很荣幸的跟对“导游”了
跟着Alexis,不怕吃不到美食
LOL
P/S:写着这篇post时还要whatsapp问她这个照片是在哪,
那间吃的食物叫什么了~~~ ><''



生意好到需要站在桌旁等别人吃完才有位的天津

史上吃过最好吃的鸡丝河粉

原本10点到的时候发现满座到连站的位置都没有后,
我和Alexis就有点放弃没等下去。
后来11点多不死心,再去等了一轮终于等到一张空出来的桌子,
吃到了这名副其实的天津鸡丝河粉。
一个字,赞!

天津炖蛋



无骨炸鸡翅

宴琼林盐焗鸡

原本以为是可以坐在店里吃的,
去到才发现是只有打包带走而已。
于是我和Alexis二人在hotel里大快朵颐
三两下就解决了这只鸡。

安记芽菜鸡

点心


怡保白咖啡

二奶巷里的顶丰豆腐花

奇峰funny mountain豆腐花


随便乱钻,走进了光心艺术坊里  



最后,贴上少不了的合照
PTM group 1 ^^

PTM 0303 

OTAGO gang

AUSMAT 21 =)


好吧
其实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说
但是写着写着就发现自己的思绪并不完全清醒
人家都说不要在自己不在清醒状态下说事
于是罢了
我走了
改天再来
bye~~~